難上加難

關於部落格
You gave me faith 'cause you believed
  • 344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中國歷史上的十大同性戀


 
    同性戀並非“源於西方”,而是一種存在於各個民族、各種社會和各類階層的自然現象。 明代著名文學馮夢龍編著的《情外類》就選錄了歷代的同性愛情事。 馮夢龍既同情和讚揚那些純潔、忠貞的高尚情操,也鞭撻那些骯髒、醜惡的庸俗情調。 記載的同性戀人物上自帝王將相,下至歌伶市民。 我們也能在其間了解到“龍陽”、“餘桃”、“斷袖”等典故的來源。

 1.●龍陽君(龍陽的由來)

魏王與龍陽君共船而釣,龍陽君涕下,王曰:“何為泣?”曰:“為臣之所得,魚也。”王曰:“何謂也?”對曰:“臣之所得,魚也,臣其喜,後得又益大,臣欲棄前得魚矣。今以臣之凶惡,而得為王拂枕席,今四海之內,美人亦甚多矣。聞臣之得幸於王也,必搴裳趨王。臣亦曩之所得魚也,亦將棄矣。臣安能無涕乎?”魏王於是布令於四海之內曰:“敢言美人者族!”

 2.●安陵君(編席陪乘)

江乙說安陵君纏曰:“君無咫尺之功,骨肉之親,處尊位,受厚祿,一國之眾,見君莫不斂衽而拜,撫委而服,何以也?”曰: “過舉以色,不然無以至此。”江乙曰:“以財交者,財盡而交絕,以色交者,華落而愛渝。是以嬖色不敝席,寵臣不避軒。今君擅楚國之勢,而無以自結於王,竊為君危之。”安陵君曰:“然則奈何?”曰:“願君必請從死,以身為殉。如是必長得重於楚國。”曰:“謹受命。”三年,楚王遊於雲夢,結駟千乘,旌旗蔽天。 野火之起也若云霓;兕皋之聲若雷霆;有狂兕1車衣輪而至,王親引弓而射,一發而殪。 王抽2旄而抑兕首,仰天而笑曰:“樂矣,今日之遊也。寡人萬歲千秋之後,誰與樂此矣?”安陵君泣數如下,進曰:“臣入則編席,出則陪乘,大王萬歲千秋之後,願得以身試黃泉,蓐螻蟻,又何如得此樂而樂之。”王大悅,封纏為安陵君。

 3.●潘章(百年共枕樹)

 潘章少有美容儀,時人競慕之。 楚國王仲先聞其名,來求其友,因願同學。 一見相愛,情若夫婦,便同衾枕,交好無已。 後同死而家人哀之,因合葬於羅浮山。 塚上忽生一樹,柯條枝葉,無不相抱。 時人異之,號為共枕樹。

 4.●李延年(一顧傾人城)

李延年,中山人,身及父母兄弟,皆故倡也。 延年坐法腐刑,給事狗監中。 善歌為新變聲,是時方興天地諸祠,令司馬相如等作詩頌,延年輒承意,弦歌所造詩為之聲曲。 而女弟李夫人得幸,產昌邑王。 延年由是貴為協律都尉,佩二千石印綬,而與上臥起,其愛幸韓嫣。 久之,延年弟季與中人亂,及李夫人卒後,其愛弛,上遂誅延年兄弟宗族。 是後寵臣,大底外戚之家也。 衛青、霍去病皆愛幸,然亦以功能自進。

 5.●慕容衝(鳳棲梧桐)

初,秦主苻堅之滅燕,衝姊為清河公主,年十四,有殊色,堅納之,寵愛十分。 衝年十二,亦有龍陽之姿,堅又幸之。 曩弟專寵,宮人莫之。 長安歌之曰:“一雌復一雄,雙飛入紫宮。”咸懼為亂。 王猛切諫,堅乃出衝長安。 又謠曰:“鳳皇,鳳皇,止阿房。”堅以鳳皇非梧桐不棲,非竹實不食,乃植竹數十萬於阿房城以待之。 衝後為寇,止阿房軍焉。 堅使使遺衝錦袍一領,稱語曰:“古者兵交,使在其間。卿遠來草創,得無勞乎?今送一袍,以明本懷。朕於卿恩分如何,而於一照忽為此變。”衝命詹事答之,亦稱:“皇太弟有令,孤令心在天下,豈顧一袍小惠!苟能如命,君臣束手,早送皇帝,自當寬貸苻氏,以酬曩好。終不使既往之施,獨美於前。”堅大怒曰:“吾不用王景略陽平公之言,使白虜敢至於此!”

http://sex.fh21.com.cn/xwh/20060627/105425(0).shtml

       6.●籍孺(高祖的笑聲)

  高祖時有籍孺。以婉媚貴幸,與上同臥起。有疾臥禁中,詔戶者無得入。群臣絳、灌等莫敢入。十余日,樊噲排闥直入,大臣隨之。上獨枕一籍孺臥。噲等見上,流涕曰:“始,陛下與臣起丰、沛,定天下,何其壯也!今天下已定,又和憊也!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?”上笑而起。高帝寵幸,蓋止一籍孺矣。

  7.●董賢(愛到斷袖)

  董賢,字聖卿,云陽人也,夫恭,為御史,任賢為太子舍人。哀帝立,賢隨太子官為郎。二歲余,傳漏在殿下,為人美麗自喜,哀帝望見,說其儀貌,識而問之,曰:“是舍人董賢邪?”因引上與語,拜為黃門郎,由是始幸。問及其父,即日征為霸陵令,遷光祿大夫。賢寵愛日甚,為駙馬都尉侍中,出則參乘,入御左右,旬月間賞賜累巨萬,貴震朝廷。常與上起臥。又嘗晝寢,偏藉上袖,上欲起,賢未覺,不欲動賢,乃斷袖而起。賢自是輕衣小袖,不用奢帶修裙,故使便易。宮人皆效其斷袖。

  8.●張放(泣血的思念)

  富平侯張放者,大司馬安世曾孫也。母敬武公主。鴻嘉中,成帝欲尊武帝故事,與近臣游宴。放以公主子,少年殊麗,性開敏,得幸上。放取皇后弟平恩侯許嘉女,上為放供張,賜甲第,充以乘輿服飾,號為天子取婦,皇后嫁女。大官私官,並供其第,兩宮使者,冠蓋不絕,賞賜以千萬數。放為侍中中郎將,監平樂屯兵,置幕府,儀比將軍。與上臥起,寵愛殊絕,常從為微行出游,北至甘泉,南至長陽五,斗雞走馬長安中,積數年。是時上諸舅皆害其寵,白太后。太后以上春秋富,動作不節,甚以咎放。于是丞相宣,御史大夫方進,以災异奏:“放驕蹇縱恣,奢淫不制,請免歸國。”上不得已,左遷放為北地都尉。數月,復征入侍中。太后以放為言,出為天水屬國都尉。永始、元延間,比年日蝕,故久不還放,璽書勞問不絕。居歲余,征放歸第視母公主疾。數月,主有2,出放為河東都尉。上雖愛放,然上迫太后,下用大臣,故常涕泣而遣之。后復征為侍中光祿大夫,秩中二千石。歲余,丞相方進復奏效,上不得已,免放,賜錢五百萬,遣就國。數月,成帝崩,放思慕哭泣而死。

  9.●彌子瑕(色衰余桃)

  彌子名瑕,衛之嬖大夫也。彌子有寵于衛。衛國法,竊駕君車,罪刖。彌子之母病,其人有夜告之,彌子轎駕君車出,靈公聞而賢之曰:“孝哉!為母之故犯刖罪。”异日,與靈公游于果園,食桃而甘,以其余鮮靈公。靈公曰:“愛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。”及彌子瑕色衰而愛弛,得罪于君,君曰:“是嘗轎駕吾車,又嘗食我以余桃者。”

  10.●呂子敬秀才(情動鬼神)

  吉安呂子敬秀才,嬖一美男韋國秀。國秀死,呂哭之慟,遂至迷罔,浪游棄業。先是寧藩廢宮有百花台,呂游其地,見一人美益甚,非韋可及,因泣下沾襟。是人問故,曰:“對傾國傷我故人耳。”是人曰:“君倘不棄陋劣,以故情親新人,新即故耳。”呂喜過望,遂與相狎。問其里族,久之始曰:“君無訝,我非人也,我即世所稱善歌汪度。始家北門,不意為寧殿下所嬖,專席傾宮。亡何為婁妃以妒鴆殺我,埋屍百花台下。幽靈不昧,得游人間,見子多情,故不嫌自荐。君之所思韋郎,我亦知之,今在浦城縣南,仙霞岭五通神廟中。五通神所畏者天師。倘得符攝之,便可相見。”呂以求天師,治以符祝。三日韋果來曰:“五通以我有貌,強奪我去。我思君未忘,但無由得脫耳。今幸重歡,又得汪郎與偕,皆天緣所假。”呂遂買舟,挾二男。棄家游江以南,數載不歸。后人常見之,或見或隱,猶是三人,疑其化去。然其里人至今請仙問疑,有呂子敬秀才云。見《耳談》

  古人云:“飲食男女,人之大欲。破舌破老,戒于二美,內寵外寵,辛伯諗之,男女並稱,所由來矣。其偏嗜者,亦交譏而未見胜也。”

  又云:“女以生子,男以取樂。天下之色,皆男胜女。羽族自鳳凰、孔雀以及雞雉之屬,文彩並屬于雄。犬馬之毛澤亦然。男若生育,女自可廢。”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